台灣通訊傳播產業協進會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通訊傳播產業協進會網站,本會將透過網路部落格平台形式,適時提供最新的通訊傳播資訊,敬請參觀與指教。
  • 12515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線電視分組收費 業界嘆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

 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指出,以目前NCC制定出的「因應數位匯流調整有線電視收費模式規劃(草案)」來看,對分組套餐進行價格設限,而且基本頻道費上限又從原本的600元降到500元,在費率往下摜壓的情況下,又要求提昇頻道品質,將無法達到產業健全的發展。
 
「價格管制思維要拋棄!」彭淑芬呼籲,就目前國際趨勢看來,頻道業者若要進行市場競爭,政府就必須拋棄價格管制的思維,像是美國、新加坡、香港和中國,在實施電視頻道分組時,都沒有進行價格控制,如此回歸市場機制才合理,才能產生更多優秀的頻道業者。
 
衛星電視公會秘書長鍾瑞昌也說,現在實施分組收費,將會使得業者深陷價格壓縮的泥淖中,衝擊頻道內容的品質,而且許多業者都已另行推出付費頻道組合包等收費方式,分組收費並不急於一時推動。
 
 
2017年有線電視分組收費 陳清河憂政策實施過早
 
(ETtoday 財經中心/綜合報導 2013.06.07)
 
衛星電視公會7日邀集專家學者探討,NCC將於2017年啟動的「有線電視分組收費」計畫,與會的傳播學者都認為,NCC未言明分組標準,又限制價格上限為500元,將會衝擊頻道產業發展,品質未見提昇,消費者反而更加抱怨;世新大學傳播學院院長陳清河表示,目前頻道尚未完成數位化,如今就談分組收費,言之過早。
 
中華民國衛星傳播廣播電視事業商業同業公會7日舉辦「有線電視基本頻道分組收費議題系列座談—分組收費行不行」,由新聞評議委員會委員洪瓊娟擔任主持,邀請世新大學傳播學院院長陳清河、師範大學大傳所教授胡幼偉、消基會媒體委員會召集人谷玲玲、輔仁大學影像傳播系教授林維國以及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等相關專家學者,進行討論。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日前通過「因應數位匯流調整有線電視收費模式規劃(草案)」,擬於2017年起要求各有線電視業者於基本頻道服務中提供分組付費服務,將現有的收視頻道分為200元的基本普及組以及至少3組以上的300元基本套餐組,基本頻道收費上限從現行600元調降至500元。
 
對此,傳播學者產生了不同的論述,胡幼偉和林維國都認為,分組收費已談論多時,必須要做,只是作法不同的問題,包括分組費率、分組套餐頻道等;陳清河則表示,分組收費可以暫緩,待2017年頻道數位化完成後,再行考慮,此時政府若操之過急,不只頻道業者受衝擊,消費者也不滿意。
 
胡幼偉坦言,2017年將會是頻道業者的審判日,因為依照NCC的規劃方式,未來頻道業者勢必要與系統業者周旋、談判進入套餐頻道的機會,平常沒什麼人看的頻道或是被貼上政黨色彩標籤的,系統業者可能依消費者喜好,進行淘汰;陳清河則表示,一個制度要立要守都十分不容易,如今卻是要改變制度,配套措施若沒到位,恐會摧毀掉頻道業者立下的基礎。
 
衛星公會秘書長鍾瑞昌也說,分組收費若強行實施,最後會變成「政府推得辛苦,業者傷痕累累,消費者不會感謝。」他認為,單純推動數位化和跨區經營,就可促進數位匯流發展,顧及消費者的權益和頻道品質的提升,但如果現在實行分組收費制度,反而會讓業者深陷於分組付費的泥淖中。
 
以消基會媒體委員會召集人發言的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谷玲玲則建議,系統業者訂定的分組套餐選擇不一定會讓民眾滿意,尤其現今MOD、網路平台眾多,消費者需要的是有創意、開放,最好可以自行選擇的方式,因此頻道自選應該納入政策的考量中,或許也可像通訊業者一樣,訂定方案鑑賞期。
 
 
電視分組收費 學者籲先完成數位化
 
(台灣醒報╱記者郭琇真╱台北報導 2013.06.07)
 
「有線電視分組收費,應待電視頻道數位化完成後再實施。」面對2017年NCC將啟動電視分組收費制,世新大學傳播學院院長陳清河7日指出,政策執行過早,非但無法提昇頻道品質,反而會衝擊業者生計;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則呼籲,政府必須拋棄價格管制思維,回歸市場機制,才能產生更多優秀的頻道業者。
 
衛星電視公會7日舉辦「有線電視基本頻道分組收費議題系列座談—分組收費行不行」,邀請世新大學傳播學院院長陳清河、師範大學大傳所教授胡幼偉、消基會媒體委員會召集人谷玲玲、輔仁大學影像傳播系教授林維國以及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秘書長彭淑芬等相關專家學者,進行討論。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日前通過「因應數位匯流調整有線電視收費模式規劃(草案)」,擬於2017年起要求各有線電視業者,於基本頻道服務中提供分組付費服務,將現有的收視頻道分為200元的「基本普及組」以及至少3組以上的300元「基本套餐組」,基本頻道收費上限從現行600元調降至500元。
 
胡幼偉坦言,2017年將會是頻道業者的「審判日」,依照NCC的規劃,未來頻道業者勢必要與系統業者周旋、談判進入套餐頻道的機會,平常沒什麼人看的頻道或是被貼上政黨色彩標籤的,系統業者可能依消費者喜好,進行淘汰。
 
「待頻道數位化完成,再實施分組收費也不遲。」陳清河表示,分組收費不可與頻道數位化綁在一起執行,兩者要有先後順序,應該先等2017年頻道數位化完成後再行考慮,此時政府若操之過急,不只頻道業者受衝擊,消費者也不會滿意。
 
衛星公會秘書長鍾瑞昌也認為,分組收費若強行實施,最後會變成「政府推得辛苦,業者傷痕累累,消費者不會感謝。」他認為,單純推動數位化和跨區經營,就可促進數位匯流發展,顧及消費者的權益和頻道品質的提升,但如果現在實行分組收費制度,反而會讓業者深陷於分組付費的泥淖中。
 
「價格管制思維要拋棄!」彭淑芬呼籲,就目前國際趨勢看來,頻道業者若要進行市場競爭,政府就必須拋棄價格管制的思維,像是美國、新加坡、香港和中國,在實施電視頻道分組時,都沒有進行價格控制,如此回歸市場機制才合理,才能產生更多優秀的頻道業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