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通訊傳播產業協進會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台灣通訊傳播產業協進會網站,本會將透過網路部落格平台形式,適時提供最新的通訊傳播資訊,敬請參觀與指教。
  • 12453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數位匯流產業與法制發展系列論壇重要發言報導彙整

NCC:最後一哩有多種解套方案 未必要強制分離
 
(中時電子報 李盛雯/台北報導 2014.07.11)
 
最後一哩(Last mile)攸關數位匯流展業發展,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石世豪表示,最後一哩有很多種解套方案,未必要用法律強制分離,如果握有絕大部分固網網路業者可以把整個產業的餅做大來獲取自己跟同業最大利益,根本不需強制規範。
 
功能分離、會計分離、管道共用、扶植第二套最後一哩,如何處理最後一哩一直是「順了姑情、逆了嫂意」的燙手山芋,對此,石世豪表示,NCC很感激中華電信前後任董事長李炎松和蔡力行配合國家政策發展,因為要單靠現行法律做到某個程度的效益有一定困難,比如說強制分離最後一哩,在法律找不到依據,所以必須修法。
 
目前的法律光靠互連規定無法解決現況,這件事情可不可以達到相同的效果而不必修法呢?石世豪說明,以中華電信為例,如果願意在自己給同業的中間服務價格上做調整,而整個電信業總營收會增加,中華電信跟著獲利;如果中華電信發現這件事情就這麼做的話,根本不需法律,連管理的市場力量都不必。
 
只有在這種事情不會自然發生的時候,石世豪指出,顯然這個環境跟產業有問題,這時就需法律工具;可是如果這件事情可以很順利進行,法律工具也就不必。「最後一哩是不是只有一種解套方案?我個人看法是有很多種解套方案,是不是一定要用法律強制分離呢?未必,只要最後一哩可能產生的問題找到解答方案,如果握有絕大部分的固網網路的業者,可以把整個產業的餅做大的方式來獲取自己跟同業最大的利益的時候,根本不需要強制規範」。
 
NCC在5月底針對「鼓勵競爭之不對稱管制措施」公開徵詢意見,研議對市場具有重大影響力的市場主導者(Significant Market Power;簡稱SMP,即電信法所稱之市場主導者),施以管制矯正措施,以活絡市場發展,引起各界關注NCC是否準備對市場主導者進行「事前」(ex ante)不對稱的管制措施。
 
對此,石世豪解釋,如果中華電信不把餅做大,反而逆其向而行,寧可讓整個產業的餅縮小,同業因此受苦、付出很高成本,產業無法成長,消費者負擔很高零售價格,所有服務都很不方便,只是純粹市場佔有率不想讓給別人的話,這種情況顯然對民眾最後來說是壞事,那就要找到法律工具來解決。
 
「法律工具要怎麼執行?我個人覺得去年行政院退回的版本不是唯一解答方案,我在意見書有寫,解答方式有很多,不是只有那種。那這個問題有沒有發生?要看當時實際情況而定。」他強調,「如果最後一哩不是問題,根本不需要處理」。
 
政府作為擁有最大固網的電信業者的最大股東,有很多工具可以做,可以改變股東會決議,也可以改變董事會決議。現在中華電信的最大股東是公股,董事全部是公股派,可以內部調整。石世豪分析,中華電信雖然政府占最多股份且派獨立董事,可是中華電信在法律上是民營事業,「你要一個民營的事業去配合什麼事情,最好的方式是跟他講道理,讓他接受這個道理,你逼他做他不願意做的事情,那就得問這樣做對不對」。
 
 
莊伯仲:不控制新聞自由下 鼓勵投資廣電
 
(中時電子報 李盛雯/台北報導 2014.07.11)
 
廣電三法修法,涉及黨政軍條款。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莊伯仲表示,在不控制新聞自由、影響言論市場的前提下,應該鼓勵投資廣電事業。
 
莊伯仲說,黨政軍三個字好解釋,但什麼叫退出?黨政軍介入媒體有很多層面,除了經營投資,是否包括製作節目?或是主持、開講、當來賓?所謂退出,按照目前規範是指不能投資經營,但事實上若要介入媒體仍有很多方式,特別現在政論節目來賓幾乎清一色固定班底,儘管形式上黨政軍退出媒體了,可是從46到56台,幾乎每台政論節目跟民視的顏色都很鮮明,「所以講退出媒體,首先思考退出是什麼意思?再來還要釐清什麼叫媒體」。
 
按照廣電三法規範,黨政軍要退出的是無線廣播電視、有線廣播電視和衛星廣播電視,包含電視跟廣播,但不含平面媒體和網路。時至今日,當年的頻譜有限和民智未開已不存在,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條款到底有沒有必要?這就要討論規範的空間。
 
目前規範有幾個問題,第一只規範身分、不規範行為,只有形式上要求,此外,只管持股不管行為。之前有些業者被罰鍰罰得冤枉,因為他們只想賺錢、並不想干預言論自由或控制言論市場,對那些真正想投資廣電事業的人應該鼓勵才對,要規範的是不能控制新聞自由來影響言論市場,這才是需要關注的重點。
 
黨政軍如何解套?吳戈卿:讓媒體自由發展
 
(中時電子報 李盛雯/台北報導 2014.07.11)
 
黨政軍議題如何解套?資深媒體人吳戈卿認為,媒體和數位匯流產業發展需要大量資金,黨政軍條款限制了產業發展的可能性,應該從預算法和政黨法去管理政府和政黨的投資行為,讓媒體自由發展。
 
吳戈卿在北科大舉辦的「數位匯流產業與法制發展系列論壇」中表示,黨政軍條款到目前為止,已經分不清對產業是幫助還是懲罰,當年的時代利益和時代價值,落實到現在的環境,反而變成阻礙市場自由發展的最大絆腳石。
 
「數位匯流未來一定是越來越大,這是趨勢,沒有辦法阻擋」。吳戈卿強調,如果未來不管網路公司、移動公司、系統公司或內容供應商,都受到黨政軍條款限制,台灣的數位匯流根本走不下去。如果沒有辦法去做一個比較大的整併,台灣永遠會被既得利益者擋在黨政軍條款的前面,
 
「黨政軍條款限制了非常多的可能性,包括資金轉移和結構性整併,也限制了非常多的想像空間,這是很大的逆境。只要一張黨政軍股票,就沒辦法做任何事,只要公司被政府基金買走一張股票,就不能做媒體投資。
 
「但過去很多換湯不換藥的例子如富邦,最後決策者還是那個當事人、並沒有改變,只是用私人方式成立一個公司去買搭檔,這樣的結果只是掩耳盜鈴」。他強調,處罰媒體是無聊且沒意義的,應該讓政黨回歸政黨、媒體回歸媒體,讓媒體自由發展。
 
江雅綺:黨政軍條款應和預算法標準一致
 
(中時電子報 李盛雯/台北報導 2014.07.11)
 
數位匯流時代,頻道數目多,黨政軍條款如何調整?台北科大智財所助理教授江雅綺在「數位匯流產業與法制發展系列論壇」中表示,預算法和廣電三法對政府資金介入媒體的比例規定分別是50%和10%,有必要加以調整,避免法律不一致的標準。
 
江雅綺表示,在現今產業結構下,MOD做一個數位頻道和有線電視台是競爭態勢,但早先第四台發展時,在內容上受到法律保障,MOD卻並未取得相對保障,如果想要鼓勵數位匯流產業和內容發展,則現行法令的規範面對MOD並不公平。
 
MOD議題跟黨政軍有關,務實來看,市場上現在有能力做MOD的中華電信擁有3成官股,即使放寬到間接持股10%,仍受限於黨政軍條款。從法律立場,如果希望鼓勵產業發展,那對於一家有能力去做數位內容並發揚光大的公司,有沒有必要讓黨政軍條款去綁住這個發展的空間?
 
江雅綺分析,所謂黨政軍和國家有的媒體、公共有的媒體、公廣集團媒體的概念,三者之間的關係如何?預算法62條,規範置入性行銷然後要求公開資訊的標準是50%,和黨政軍條款的10%之間有很大落差,黨政軍條款標準應該要與預算法62條一致,而不是兩個法律有不一致的標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